快捷导航
  • 当前位置:OG视讯 > 新闻资讯> 新闻时讯
    《保险业公司治理实务指南》系列标准专家解读之三:保险公司治理标准体系的建立与推行

    2018年8月28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在京正式发布《保险业公司治理实务指南总体框架》等4项团体标准。这是保险业乃至我国金融领域的首批公司治理团体标准,填补了金融领域公司治理标准空白。本文为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郝臣教授对标准的深度解读,以飨读者。

    保险公司治理标准

    体系的建立与推行

    ——破解保险公司治理之谜

    郝臣

    8月28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召开《保险业公司治理实务指南》系列标准发布会,正式发布四项标准。可以说,这是我国保险公司治理发展史上又一标志性成果。该成果凝聚了监管部门、行业协会、项目组成员的心血和全行业的智慧。作为学者,也非常荣幸能够见证这一重要的历史时刻!

    保险公司治理标准体系具有四大特点



    这是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标准体系  

    目前,国内关于公司治理方面的标准文件只有两个,一个是由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于2010年推出的国标文件《公司治理风险管理指南》,但该文件仅关注了公司治理风险管理。另外一个是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在2016年推出的地标文件《天津社会组织法人治理结构准则》,但该文件仅适用于民间非营利组织、基金会等社会组织。所以说,中保协发布的这套标准体系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治理标准体系,具有唯一性和创新性。



    这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标准体系

    该标准体系参考了大量国内外治理领域著作和文献,以经典公司治理理论作为支撑,保证了标准的科学性和前瞻性;同时,该标准体系的项目组成员均是来自保险行业的具有丰富公司治理经验的从业者,标准初稿出来后在行业也进行了广泛的意见征求,保证了标准的实践性和可操作性。



    这是紧扣中国现实背景的标准体系

    该标准体系紧紧依托我国保险公司治理实践和发展的现实背景,借鉴参考了我国保险公司治理方面目前主要的政策、法规和规章,保证了标准的权威性和统一性。



    这是一整套而非单个文件的标准体系

    这套标准体系包括了公司治理的主要方面,是团体标准,既有框架性的标准文件,也有具体的治理要素方面的标准文件,而且标准体系还预留了未来进行完善的接口,这也恰恰反映了标准体系的系统性和开放性。

    标准的推出为破解保险公司

    治理之谜提供了金钥匙

    标准是规范性文件之一,我们制定标准的目的是为了在一定范围内获得最佳秩序。因此,我认为这次治理标准的推出,无论是从保险公司微观层面来说,还是从行业的中观层面来讲,都具有重要意义。这个意义就在于为破解保险公司治理之谜提供了一把金钥匙。

    我们认为,目前公司治理的重要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认识和重视,治理结构和机制都建立起来了,也基本上符合了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要求,但如何能够让公司治理这个大系统真正有效运转起来并充分发挥其应有的功能,仍然是一个黑箱,这就是所谓的保险公司治理之谜。

    学者从2008到2018年对包括保险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的治理问题展开了大量的理论研究。我们团队也梳理了国内外重要期刊2008到2018年发表的保险公司治理方面文献,发现广大学者的研究内容从2008年早期的对于治理合规性的研究转向了近年来的治理有效性的研究,学者给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试图破解保险公司治理之谜。

    实际上,在实务领域,保险公司治理的有效性问题也一直是监管部门、行业协会、保险公司自身等所关注的焦点。我国保险公司是我国金融机构中较早开始探索治理实践的组织,治理实践发展先后经历了1980-2000年的治理理念导入、2001-2005年的治理主体股改与上市、2006-2010年的保险公司治理全面开展、2011年至今的保险公司治理深化发展的四个阶段。第四个阶段将是我国保险公司治理有效发挥作用的阶段,提升治理有效性将是未来一段时间我国保险公司治理改革发展的方向标。

    方向定了,那么如何改善公司治理呢?首先要分析行为背后的动力源。在推动公司治理实践方面,按照动力来源不同,可以分内在需求推动型和外部力量推动型两种。内在需求推动型下,保险公司完善治理主要缘于公司发展自身的需要;随着规模变大以及决策事项复杂程度的提高,需要更好的治理为公司保驾护航,防止偏离正确的轨道。但公司治理是有成本的,在推进公司治理过程中,需要大量的投入,而治理的收益却往往无法直接量化,所以很多公司便会因此而不再进一步优化治理结构与机制。除了治理成本问题,“一言堂”向“集体决策”转变的过程中也有一定的主观障碍。

    因此,在治理实践过程中,往往需要靠外力来改善公司治理。这个外力可以是监管部门的强制外力,监管部门出台相关文件要求公司必须履行相关治理实践。例如,我国1994年开始实行的《公司法》,确立了我国公司“三会一层”的基本治理结构。中国证监会在2001年推出的《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要求上市公司导入独立董事。中国保监会在2006年推出的《关于规范保险公司治理结构的指导意见(试行)》,也属于这种强制外力推动治理实践的例子。除了强制外力以外,行业协会、学术团队、媒体等非强制外力也能有效推动治理实践发展。比如,南开大学中国公司治理研究院每年发布的中国上市公司治理指数(CCGI)以及社科院鲁教授率领的团队每年发布的中小上市公司的治理指数,都在发挥着引领治理实践发展的作用。需要说明的是,强制外力主要是在保险公司的“后”面发力,即“推动”;而非强制外力主要是在保险公司“前”方“牵引”。

    实际上,在一般公司治理领域,外力推动也是完善治理的重要动力源。伴随《卡德伯利报告》(Cadbury Report)等一系列治理准则的出台,1992年英国全国上下进行了全世界的第一次公司治理浪潮。此外,考虑到保险公司经营的特点以及行业的特殊性,外力推动应该是保险公司治理实践的主要推动力。

    具体来说,在非强制外力中,行业协会除了进行公司治理方面培训与认证、公司治理知识的普及与推广等等工作,发布保险公司治理方面的标准文件是我国保险公司治理多年实践后的现实的、科学的和最优的选择;在强制外力中,外部监管推动是最重要的形式。因此标准引领和监管推动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我国保险公司治理实践的两个“驱动轮”。

    展望:保险业的发展迫切

    需要改善保险公司治理

    1980年我国保险业复业时保费收入仅4.6亿元,到2017年实现保费收入3.66万亿元。我国保险市场近年来保持了快速增长的态势,已成为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学术界研究一直认为,制度是维持一个国家和地区保险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而公司治理是公司微观层面最核心的制度安排。因此,我国保险业目前发展的速度对于保险公司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外,尽管我国保险市场体量为第二大保险市场,但是,保险深度和密度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如何从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有效转型,也要求我国保险公司进一步提高治理水平。

    期待公司治理标准体系的出台能够加速我国保险公司治理从事件驱动到规则、标准引领发展的转型,发挥好破解保险公司治理之谜金钥匙的作用!也期待行业协会早日发布剩余几项治理标准体系文件,引领中国保险公司治理实践,为实现我国保险业治理能力现代化做出应有贡献!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8/9/5 9:52:28  【打印此页】  【关闭
    Copyright © OG视讯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20001352号-1
    地址:开封市黄河大街北段名都写字楼4楼 电话:0371-22237005 邮箱:kfbxxh@163.com
    技术支持:安阳中飞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